Search

人心比鬼更可怕



如果丈夫/妻子告訴你,

昨晚已過世的媽媽來到家中交帶遺言,

你會有甚麼反應…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姐!」

「唔好咁迷信啦!」

「最怕呢啲,唔好講啦!」


一星期前,

Bosco的媽媽因為意外撞傷頭部,

去到醫院已經昏迷,

經過兩次搶救後過世,

Bosco只能在床邊捉著冰冷的手,

趕不及說一句話,

望著床上的媽媽,

Bosco頭有點暈、身體無力,

當晚Bosco也不太記得

太太是怎樣扶著他回到家。


每天Bosco如常

上班、加班、間中做運動、間中與太太晚餐,

朋友的問候,

亦只是平淡地回覆多謝。

與其說心不在焉,

更貼切像是抑壓著負面情緒,

旁人見到Bosco的平靜都有點擔心。


然後到了媽媽過世後的第七天,

亦即傳統習俗的頭七。

因為太太加班,

今晚Bosco準備好晚餐後,

在梳化稍稍休息等待太太一起晚餐…


突然Bosco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

「Bosco…要著多件衫…準時食飯…」

Bosco遠望是媽媽的身形,

想走上前卻發現身體不能行動。


「阿媽…對唔住我趕唔切見你最後一面…

對唔住我一直都唔聽你講…

對唔住咁耐都無同你食飯…」


「Bosco…多謝你…」

叮…一陣門鐘聲

讓Bosco在梳化上驚醒,

並迷糊地去開門,

太太一開門見到Bosco滿面淚痕,

擔心地擁抱Bosco。


此刻Bosco感覺少了抽心的痛,

少了平時抑壓的感覺。

晚飯時,

Bosco向太太詳述剛才見到媽媽,

媽媽一句多謝令他釋懷…

「你工作太攰啦,唔好諗咁多。」

太太冷淡地回應,

離開餐桌去浴室梳洗。


Bosco來到治療室,

原以為是關於處理母親離世的情緒。

「我老婆唔肯同我傾,

講了幾次都唔肯傾,

有D嬲佢唔理解,

已經冷戰咗幾日,

我有諗過係咪我太mean,

但係每次一提阿媽佢就黑我面。」

Bosco一輪機關槍地說,

好像沒有呼吸地說著與太太的情況。


進入催眠狀態,

Bosco探訪內在小孩,

見到小孩穿著單薄的背心

在床的角落顫抖,

Bosco與小孩擁抱,

放下被忽視、被忽略的感受。


然後再次在催眠的狀態,

Bosco以第一身代入太太的角度。

「我見到老公可以同奶奶道歉,

知道老公釋懷,無之前咁擔心。

但係我自細就好怕鬼,

屋企信教都好少講鬼…」


Bosco驚覺

自己一直都知道太太的信仰,

記得太太由醫院扶他回家,

每天太太放工第一時間與他晚餐,

其實一直都很關心他、一直盡心照顧他,

卻因為一直期望自己特別被重視,

所以選擇忽略了太太的無微不至,

持續對太太冷回應。


溝通是需要傳達訊息,

不論認同與否,

通過表達、了解、聆聽

總會出現適合的溝通方式,

或者代入對方角度

亦是其一值得嘗試的方式。


Bosco回家後

放下猜疑及開放溝通,

夫妻亦冰釋前嫌,

陪伴對方渡過親友離世的心理變化。


PS1. 在處理親友離世的情緒時,

完整的告別儀式及對話

是可以讓在生者過渡情緒的過程,

例如

Bosco與母親的對話,

亦是一種告別的方式,

所以會有釋懷的作用。


PS2. 除非影響生命或日常生活之外,

治療師會根據當事人最關注的困擾,

去決定處理的先後次序,

例如

Bosco雖然有親人離世的情緒,

但他最關注與太太的情況,

所以會先處理夫妻引發的情緒。


PS3. 在家庭治療的角度,

可以讓Bosco及其太太一起到治療師,

而今次Bosco單獨來到治療室,

並覺得可能是自己對太太過份苛刻,

因此可以先從Bosco個人角度

去處理對事件的情緒、角度及價值觀。

---

PS. 為保障當事人,角色為化名,個案部份內容為改編。


分享當事人在治療中教曉我的兩三事。

~催眠王子隨筆~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